黑魔頭愛吃重口

酸甜苦辣來者不拒,口味頗重

[最遊記/三空/賞文] 知っているようで知らない人達 by 藤野

原文地址

※ 受限於自身的日文能力以及並未取得原作者的翻譯授權,本文只是單純的日文小說閱讀筆記,並非翻譯作品

※ 微量的弱翻譯有,若有翻得不妥的地方請幫忙指正

※ 純粹的好文分(推)享(坑)而已哦 ♥

※ OK 的話請往下☟


==

其餘請往此走

2012/12/08 寫的玩意兒,懷念啊⋯⋯

挑戰者武藤遊戲在遇到一樓努力往上攀塔的海馬賴人、越過徘徊在二三樓之間的盜賊巴庫拉、逐一打敗六名神官後,終於登上塔的最高峰,成為唯一直面法老王亞圖姆的人。

#決鬥之儀
#寶可夢衍生
#兩隻海星的戰爭
#一切不以死亡為目的的戰鬥都是家暴戰(不








因為恥力太高,不敢放命名成亞圖姆和武藤遊戲的寶石海星,怕被路人發現此人太廚,於是選放內行人才知道的 ATM 和 AIBO


然後 AIBO 就在我努力截圖時被 ATM 毫不留情的 KO ⋯⋯


王樣你好大的膽子!Σ(゚д゚lll)





其它衍伸梗有,像是三陣營改成雙隊長制,分別是:


紅:魔王& 朝日表 


藍:DM王&DM表


黃:法老王&古代表 (唯一落單的王樣,只好幫他配一位王妃了我人真好 (´・_・`)





或者陣營是雙人格版的:


紅:貘良組


藍:遊戲組


黃:馬力克組





好像都很有趣 (=´∀`=)





社長雖然也適合當隊長,但是實在想不到在社長、王樣之後,第三方勢力能再搭誰(古魯斯?國際幻象社?),所以只好讓他委屈一點,當個遊戲開發商了(不





其實我最終目(妄)的(想)是讓表遊戲當孵蛋的黃隊長來替我孵蛋!(污

[暗表] 35 題微小說

2011 年的七夕賀,搬過來當作個備份...

當時流行的XX題OO字微小說,現在看以前寫的東西,忍不住覺得以前的自己文筆怎麼那麼蘇雖然現在也一樣一點也沒長進XD

有幾題想修改,但是想想還是保持原狀吧,畢竟是以後可以自己嘲笑自己的黑歷史


1. Adventure(冒險)

    為了回到現世,少年法老必須設法通過 Anubis 的守衛與 Apophis 的攻擊。


2. Angst(焦慮)

    破碎的積木使得他無法與夥伴取得聯繫,但是火舌卻逐漸逼近夥伴身邊。


3. Crackfic(片段)

    「另外一個我,我想與你永遠再一起...」

    「好的,夥伴。」

    這段回憶是少年法老最不願面對的片段。


4. Crime(背德)

    少年法老不顧眾神官的反對,特許自家王弟從此與他同寢。


5. Crossover(混合同人)

    「就決定是你了!上吧,天空龍!使出召雷彈攻擊!」

    「太天真了!亥、戌、酉、申、未,通靈之術!青眼白龍!」


6. Death(死亡)

    每當他妄想擦去半身的眼淚時,穿透過的手總在提醒他既定事實。


7.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雙六悄悄吩咐優子將一名少年的名字遷到武藤家的戶口內。


8. Future Fic(未來)

    「終於又見到你了,夥伴。」


9. Fantasy(幻想)

    『另外一個我,最喜歡你了!』

    「夥、夥伴......呵呵呵...」zZZ。


10. Fetish(戀物癖)

    他向飾品店訂製了一個宛如真品的千年積木,常年佩掛在頸項上。


11. First Time(第一次)

    第一次贏過半身,卻是分離的那一刻。


12. Fluff(輕鬆)

    「久等了夥伴,我打敗對手了哦☆」

    「誒?可是我還沒吃完漢堡耶? (嘟嘴)」


13. Horror(驚慄)

    「夥伴!!你把我的天線怎麼了?!」


14. Humor(幽默)

    「欸嘿,只不過是剪☆掉☆了而已嘛。」


15. Tragedy(悲劇)

    「剪掉?!夥伴啊──!!」(淒厲)


16.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每當兩人在舞台上交戰過後,他們都會推卻當天接下來的行程,然後一起消失大半天。


17. Kinky(變態/怪癖)

    上班族亞圖姆習慣提早半小時出門,然後在幼兒園對面的早餐店待到快遲到為止。


18. Parody(仿效)

    與平日的嬉戲不同,在決鬥舞台上,武藤遊戲的每一步戰術,彷彿就像王者一樣高傲與犀利。


19. Poetry(詩歌/韻文)

    筆者真的沒有能力做出這題。


20. Romance(浪漫)

    Live 決鬥舞台上,新任決鬥王拿出小小的紅色布絨錦盒,堅定的走向前任決鬥王。


21. Sci-Fi(科幻)

    窮學生武藤遊戲買了一部人型電腦,取名叫亞圖姆,但是卻沒注意到包裝盒上註明的「電腦一經取名恕不退換」。


22. Smut(情色)

    「情色什麼的不準套在夥伴身上啊你這傢伙不要帶壞我家單純的夥伴──!!!」決鬥王如此表示。


23. Spiritual(心靈)

    曾經彼此互開的兩扇心門,如今只剩下一扇。


24. Suspense(懸念)

    武藤亞圖姆總是時時刻刻與武藤遊戲形影不離,深怕自家弟弟被不肖人士誘拐走。


25.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拜海馬集團的高科技之賜,時空旅行不再是夢。

    「夥伴,和我一起去見見我的父王吧!」


26. Western(西部風格)

    每次進酒吧,武藤亞圖姆總是意圖朝每個不懷好意看著半身的傢伙開槍,但是總會被阻止。


27.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自從開辦票選以來,武藤亞圖姆從未從『最帥決鬥者』寶座上退讓過。


28. Mary Sue(大眾情人(女性)

    武藤遊戲已經蟬聯『最萌決鬥者』數屆了,從第一屆開始從未變過。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駕駛員武藤亞圖姆與他的專屬整備士武藤遊戲,聯手戰力之高在戰艦中可謂無敵。


30.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妻奴王、癡漢王、廚餘王,與傳說中的決鬥王的差距就是 OOC。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武藤同學,請、請接受我的情人節禮物!」

    「抱歉,我只接受夥伴的。」武藤亞圖姆堅定的宣告。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武藤,這盒巧克力可以給我嗎?」

    「嗯?」武藤遊戲抱歉的笑著朝第四個期待著問自己的同學說,「抱歉,這盒已經有人預訂了。」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這題出錯題目了,決鬥王每天都非常幸福美滿。


34.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另外一個我,一起睡吧!」

    「當然好啊,夥伴。」


35.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導演,請問海星頭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Photoshop 是你最好的朋友哦啾咪~」

[蘇靖/大綱] 天劫

這篇只是個小大綱,用片段講述整個故事中心

腦洞開出來後花了一周補完整個故事,大概花了半個月寫,然後決定是否放出來又花了將近一個月...

總覺得這個梗會引起各種不適哈哈哈...

但是最後還是鼓起勇氣放出來 TvT



※ 原創人物出沒,推動劇情用的

※ 角色死亡注意,蕭景琰全程蹲在場邊吃便當

※ 有黑鴿主嫌疑,找來找去只剩下他能當黑臉了我其實挺對不起鴿主的 _(;3」∠)_



對大渝一戰後,藺晨耗費許多心血救回梅長蘇,休養了一年。


這天,梅長蘇和藺晨談話到一半,下人秉報張先生來了。

「既然張先生來了,你還是趕快去和他打聲招呼吧。」

「什麼張先生,就一神棍罷了,也不知道老閣主怎麼想的,居然在瑯琊山上給畫出一塊地讓這神棍造洞府。」藺晨不屑道。

梅長蘇笑著沒回應他,但是眼神裡暗含著同意的意思。

這位張道士曾經暗勸過他不要替赤焰案翻案,代價太大,他負擔不起。梅長蘇嗤之以鼻,往後對這位道長雖不至於給臉色看,但是還是有點心理障礙。

結果我終究成功翻案,也沒見付出什麼負擔不起的代價。梅長蘇暗想。

「噯,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去見見他,打聲招呼。」藺晨說罷起身,搖著扇子走了。


張道士穿著一般走江湖裝束,和藺晨見面時後者有意嘲諷他,就問道長這次又有什麼行善事蹟。

道士一臉高冷,撇了他一眼,說:「幫你們收拾爛攤子去了。」

藺晨覺得好笑,道:「我們怎麼了,要你收拾爛攤子?」

道士本就積了一肚子火氣,聽他這麼一問就冷笑,說:「與其問我,不如問問你屋裡那位。」

又道:「算了,也不必問,估計消息已經在路上,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白讓你們折了我大半修為,算我還了欠你們的。」

說罷也不願再多說什麼,告退離去。


藺晨還在滿頭疑惑自己哪時後惹著了這神棍,兩個時辰後總算懂了。

金陵傳來消息,日前夜裡天降大雨,一道雷擊落在舊時的靖王府,不幸的是當時皇帝正好人在那,當場斃了。

藺晨氣極敗壞的找道士質問。道士很大方的承認是他幹的。


「蕭景琰的命格根本不是正統帝命,梅長蘇偏把他推上皇位,這種逆天改命之事,被天打雷劈也只是剛好而已。」


「你以為我是這麼好胡弄的嗎!」藺晨怒道:「不說別的,如果蕭景琰真的不具備帝命,天道根本不會讓他坐上那個位置,既然局勢已成,那就說明他有那個命格!」


道士冷笑:「這該怪你我兩人。你從我這邊騙走了什麼給梅長蘇,不要告訴我你忘記了。」

「混天玉牌,配之則可矇蔽天地耳目,你原本是想藏起梅長蘇的存在,免得他這個應死之人被發現。沒想到啊沒想到,玉牌法力這麼強,連他做下這等逆天之事,天道都發現不了了,自然無法阻止他。」

「你說,這不就是他犯下的錯事嗎?這事的責罰他該不該承擔?但是他逃過了,罰責無處宣洩,只能盤旋在大梁上,等著哪個替死鬼來扛起這個罪過。」


道士撇了他一眼,繼續說:「蕭景琰不同,他沒有任何法器庇護,又在那個位置上,天道自然注意到他,但是既然蕭景琰已是帝命加身,責罰便不會落到他頭上。」

「但是,只要蕭景琰這個名不正的人還在帝位上,那便是拿整個大梁的國運來乾耗著。」

「以蕭景琰的性格,他不會坐視大梁衰敗,退位是遲早的事,再加上總要有人出面扛下逆天改命之罪。」

「懂了沒,蕭景琰知道之間的利害關係,所以自願扛下一切罪責,導致天劫加身,像他這樣的凡人,受劫後便只剩下魂飛魄散,化為荒無的份。」

「我也沒幹些什麼,就是幫他疏導因果,防止天劫不要傷及無辜。」


藺晨扒了扒髮,洩氣道:「既然你這麼厲害,怎麼就沒想著用其他方法來搞定,真讓他死了?」


「這方法最便利,一了百了,免得夜長夢多,還得牽連多少人。」

道士雙手一攤,說:「如果不是蕭景琰,那麼就是梅長蘇,再要麼是讓整個大梁給你們這些見識淺短的傢伙陪葬,你說怎麼辦?你肯讓梅長蘇死嗎?」


「...你這不是廢話嗎。」


「看吧,你既不肯讓梅長蘇死,想必也不肯讓他承擔整個大梁的果報,那麼就只剩下這唯一的方法了。」

「我是覺得蕭景琰這人選不錯,反正總要死一人,與其挑人人關心的那個,還不如挑沒人心疼的那個,準沒錯。」


道士看藺晨還在滿臉糾結,不禁涼道:「早告訴過你們,不要翻案,要翻案也要注意點,你們不聽硬要幹,現在這下怪誰?」


「嘿喲,你有過示警嗎?」


「怎麼沒有?不要做絕了、凡事要保留點退路、別太超過,這些不是嗎?」


「...你那哪是示警。」


「難道你要我直白說譽王是未來皇帝不要動他嗎?那時候此事尚屬天機,我說了那就換我天打雷劈了好嗎。」道士白了他一眼。


「...無論如何,蕭景琰也死了,說什麼都於事無補,我還是想想該怎麼勸慰長蘇吧。」


「我不懂你再煩惱什麼,外人眼中,蕭景琰也就是運氣差遇上雷擊,死了也沒人懷疑到這份上。只要你不說我不說,梅長蘇哪能知曉其中的道道。」

「順便告訴你,蕭景琰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梅長蘇還活得好好的,你們既然不想讓他知曉,我也就沒說。」道士詭異的笑了笑:「我只告訴他梅長蘇留下來的逆天罪行這部分,讓他自己判斷要找誰來當這個替死鬼。他這次純粹是為了國家大義慷慨赴死,如何,心裡有沒有好過點。」


藺晨臉色變了數次,想說些什麼,最後抹了把臉,嘆口氣。


「那現在蕭景琰是魂飛魄散了?」


「差不多,但也不是完全沒環轉餘地。」道士坦白道:「蕭景琰為人舉止行為皆是正道,雖然因為長年奔走砂場所以身負殺伐之罪,但是也累積不少正氣福德,罪福相抵後仍有大福德,勉強護住他的神魂不被雷劫直接劈成灰。」

「天劫一了,我立即替他施展聚魂之術,盡可能聚攏魂魄,雖然效果不大,但是好歹收集了點碎片。」道士頓了頓,又繼續往下說道:「蕭景琰有個東海珍珠看著挺靈氣,又因為長年配帶所以沾染不少自身氣息,就讓他暫且棲息在內了,我琢磨著在這瑯琊山上找個靈氣充沛的地方,好好將養修補,看看能不能讓缺失的部分自行修補,免得真落得化為荒魂的下場。」


「一定要在這瑯琊山?長蘇在這,現在蕭景琰也要來...如果他這算是來的話...總覺得會生事端。」


「能有什麼事?」道士嗤笑道:「瑯琊山這麼大,真不放心我就再下個結界,保準這兩人碰不著,行了吧?瑯琊山山青水秀,靈氣充沛,是個休生養息的好地方。我這次又是擋劫又是強行聚魂,大半修為幾乎耗盡,也需回洞府閉關。」


「行,你有把握就成。」藺晨應下:「那珍珠呢?」


「還在金陵‧這事除了你我,只還一個人知曉了,便是那位祈王遺腹子。我讓他在蕭景琰的頭七過後將珍珠送來。」


「行。」



----


然後就是蘇兄得到消息悲痛欲絕。但是我懶得寫這些了。

至於知道的方法,再想是要讓庭生無意間透露呢、飛流在山上跑來跑去時挖到珍珠,還是酥胸碰到離魂狀態的景琰... 可是景琰這時候其實是還沒有足夠的力量成形啊...


其實想想酥胸永遠不知道景琰做出的犧牲好像也挺帶感,然後等不知到哪一世的輪迴轉世,遇到佔據瑯琊山頭的地縛靈(?)蕭景琰,展開人鬼情未了的劇本

or 開啟修仙之路,然後走仙鬼殊途的路線好像也不錯嘿嘿嘿


在雷劫設定部分,因為障眼法的關係,凡人以為景琰是運氣不好遭到一次雷擊,實際上是四十九道雷劫,魂魄被一點一點撕扯到魂飛魄散這樣

珍珠原本設定是直接讓道士帶上山,後來決定安排庭生懇求道士讓他以孝禮送蕭景琰最後一程的劇情,唉也不重要啦反正不會寫


景琰在這裡邊不是低智商傻白甜,他有肩膀有擔當,將自己擺在國家社稷、責任義務之後,簡單來說就是責任大於個人,任性自私什麼的他自認沒有權利享受,必需扛下所有一切責任

至於在蕭景琰之後,下一個登上皇位的是蕭景亭或是別人,不在此文範圍內


[惡搞腦洞][蘇靖] 歲寒三友

※ 惡搞向

※ 就只是個腦洞大綱

※ 酥胸持續萌逼狀態

※ 強制蘇靖嘿嘿嘿


  梅嶺赤焰案後,林殊砍號重練,這次改練文角,新號 ID 梅長蘇,創公會江左盟。

  赤焰案後,大梁白月光祈王蕭景禹被賜死。

  然後是大梁顏值擔當靖王蕭景琰跪完皇陵後被打發邊境,沒幾年就傳回戰死沙場的消息。


  梅宗主好哀傷(ps 梅大大堅持封號要是宗主,覺得江左盟沒盟主什麼的聽起來傻逼透了),決心到時一起報仇。

  十二年後,梅宗主拿著花了十二年終於完成的曠世劇本,自信地來到金陵,暗搓搓的想展開報仇大計......




  如果你以為接下來還是原劇內容,那就太天真啦!




  在金陵,梅宗主到過的幾個下榻地點都很清冷,門可羅鴿子。


  梅宗主好疑惑,明明放出麒麟才子以下省略的預言了,怎麼太子蕭景宣和譽王蕭景桓都沒來找他?這不科學!


  仔細調查一番後,梅宗主忍不住吐出在金陵的第一口血。


  ──媽蛋哪裡冒出來的混蛋謀士還叫松孰禹!他佔在蕭景宣的窩裡把蕭景宣哄得不要不要的那我還怎麼釣到蕭景宣的目光!

  ──媽蛋哪裡冒出來的混蛋謀士還叫竹靖亭!他佔在蕭景桓的窩裡把蕭景桓哄得不要不要的那我還怎麼釣到蕭景宣的目光!

 以上咆嘯。


  當然此咆嘯發生不只一次。


  這個松孰禹創了一個江右會,那個竹靖亭創了一個江中樓,梅宗主忍不住血淚一起流,只想找面白牆大大寫個慘字。

  ──挑了好久才想到的裝逼盟名就這樣被山寨了!梅梅心裡苦,梅梅想吐血,但是梅梅只能忍著。



  先來先得,最後才到金陵的江左盟主麒麟才子梅宗主,無奈下選擇寧王蕭景亭為主。


  故事持續進行,三位謀士很快在某場合遇上,在親眼見到松竹兩位謀士本尊後,梅宗主當下只覺得血不夠吐,需要場外支援。

  

  媽蛋老子好歹改顏換面一番才回來,你們兩個只是換個名字就直接頂著原本的臉回來這樣真的好嗎嗎嗎?!

  這個叫竹靖亭的,不要以為穿身女裝就可以說自己是個姑娘只是撞臉靖王好嗎!你的氣質你的性格你的聲音你的眼睛你的身高你的孔武有力全都說明你就是我發小大梁郡王蕭景琰本人!

  那個叫松孰禹的根本連掩飾都不想了是吧!全身上下只差沒寫滿沒錯白月光我回來了!你這樣沒被抓走根本就是用口技來催眠所有試圖指證你的人對吧!


  梅宗主慘呵一笑,好想捶地大哭。



  之後的日子,沒有最慘只有更慘,梅宗主徹底體會這句話。

  蕭景禹和蕭景琰兩兄弟徹底演示了什麼叫做兄弟同心,齊力斷金,配合得無衣無縫,一路玩轉心計謀略,竄天鑽地,不亦樂乎。

  梅宗主每天眼神死看著他們歡快蹦踏,都不知道該怎麼把自己的劇本繼續下去。


  這樣的戰鬥力,難怪一樣是十二年的時間,自己好歹借了瑯琊閣的力才讓江左盟坐穩江湖第一盟的地位,蕭景禹和蕭景琰沒有藉任何助力、完全胼手胼足,卻能竄到第二第三的位置...



  劇情就在這樣雞飛狗跳一鍋亂粥的情況下迅速推進,中間過程省略不提,反正最後就是翻案成功。

  翻案後,大渝提供一套療養之旅的優惠票,梅宗主想想,去大渝休息度假順便思考一下未來的人生方向也不錯,但是還沒等他找到人疏通一下門路,這張大渝門票就被竹靖婷拿走了!(感謝松孰禹大大的熱情支援)

  梅大大不開心,跑去跟竹靖亭說這張票該歸我,竹靖亭睜大雙眼,猶豫了一下,說這雙人套票我原本想找列阿英(♂→♀)一起去的,不然另一張給你好了...


  梅大大愣了。


  竹靖亭臉紅了。


  梅長蘇也臉紅了。


  然後旅程目標從從思考人生變成培養感情,回來後順便把婚給結了。


  HE。(超隨便


----


稍微解釋一下...

景禹景琰和小殊都假死,十二年後不約而同一起回金陵打算翻案和替另兩位報仇(三人原本都以為除自己以外的兩人都死了,但是一到金陵就認出另外兩位)


景禹 → 江右 → 松

景琰 → 江中 → 竹

林殊 → 江左 → 梅


景禹景琰誰是松誰是竹我猶豫很久,找到的一些文學賞析說松「經得起考驗,無所畏懼的勇者代表」、竹「所代表的是一份氣節和修為,也是人們對人生的期許

所以原本想要讓景禹為竹景琰為松,但是諧音梗不好找 TvT


順帶一提,景琰扮女裝只是一種惡搞,就當作想要掩蓋身份的一種手段(?),他身邊隨侍著的戰英戚猛也是女裝模式哈哈哈

不要問為什麼沒人認出這兩位根本等同沒偽裝的兄弟檔,就當作敵方智商已經下線了吧(不過原劇好像就...


最後強制加上一點蘇靖是私心


其實歲寒三友的相處模式也是能夠萌萌噠!像是行動配合上是兄弟比較有默契,但是在互動上卻是蘇靖總是無意識放閃,景禹哥哥每次都是默默自備墨鏡之類


[腦洞][蘇靖]剜心梗

※ 帶點看不出來的玄幻背景

※ 我真的很黑

※ 而且還特喜歡讓酥胸懵懵噠!

 


++

 

    酥胸征戰大渝三月將至時毒發入骨,藺晨不知道從哪搞到一副藥給他吃了後終於堪堪控制住,但是身體依然虛弱需要調整,於是勝後假死迴琅琊閣,花了三年多養病。

    期間得到太子登基、新皇嫡子降生、朝政日日變好等等等的消息,於是安心的養了三年病後和藺晨、飛流逍遙江湖。

 

    逍遙了三年總是要來打個臉。

    在臨金陵附近的一個小城鎮裡,一行人巧遇列戰英和戚猛。列戚兩人看到他們的瞬間表情很奇怪,酥胸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會在此處遇到這兩位皇帝的心腹武將。

    列戰英表示因為他在戰場上受過重傷後身體不再適合當兵,所以提早退伍,回到祖籍地當個小地主,戚猛只是來探望他的,正準備要回去金陵。

    戚猛走後, 酥胸隱隱覺得不妥,於是派人偷偷跟蹤戚猛和列戰英,得到的消息是戚猛確實回金陵,此地也確實是列戰英的祖籍。

    找不到破綻的酥胸決定自己上陣,這幾年身體也練得不錯,武功也回來不少,於是夜探列宅,然後就驚呆了。


    在列宅的一間院落裡,藏著當今聖上蕭景琰。

    酥胸瞬間不幹了!

    經過一番你來我往雞飛狗跳的跟蹤推理逼問盤問交叉質問,酥胸終於了解真相啊媽蛋!


   三年前登基的根本不是景琰,其實是庭生,之所以酥胸這麼多年不知道是因為所有傳到琅琊閣和江左盟的消息在提到皇帝時要麼語焉不詳的稱呼聖上或皇帝,不直呼名諱,要麼就是經過藺晨和江左盟處裡,馬掉或乾脆掉包皇帝名字,酥胸看也就一直相信皇帝是蕭景琰。

    ──藺晨我和你友好這麼多年你就這樣聯合我的部下騙我嗎嗎嗎嗎嗎!!!


    當年治癒酥胸的藥是景琰和藺晨的交易,一個給藥,一個要讓酥胸以為新皇是蕭景琰。這麼一個划算的交易,藺晨當然會答應。


    酥胸逼問從哪得到的藥時,景琰露出有點扭曲、有點詭異的笑。

    「藥從哪得來......這很重要嗎?」


    藥方是機緣巧合下得到的。

    蕭景琰親手剜了自己的心。

    親手將心交給當時的靜妃。

    讓靜妃哭著把心煉製成藥。

    ──從此蕭景琰成為一個無心之人。靜妃也自此不再碰任何藥理醫學。


    酥胸想帶景琰回金陵,也被拒絕了。

    「先生,別白費功夫了。我不再健康,走段路就幾乎喘不過氣,多曬會陽光就頭暈目眩,在這一方院落裡就已經足夠。」

    「你看看我這副模樣,還是別出去嚇人了吧。」

    「如今的我也不過就是在等死罷了。」


    想留下來陪著,也要被景琰趕走。

    「先生,你走吧。」 

    「既然我再不能走遍江湖、看盡天下風光,那就只能拜託你了。」

 

 

    然後就沒了。


++


    補充一下,鴿主也不知道藥的來源。

    靜妃...我承認我是故意的。

    酥胸被所有人瞞著好多年我好開心!

    景琰自從剜心後身體變得很差,且無心之人怎麼能當個好皇帝,所以他安排好一切輔政重臣後讓庭生直接登基,其實也就是在老皇帝死後也開始狂昏倒吐血虛弱不堪,然後推庭生上位(廢太子什麼的就忽略了吧)

    其實景琰還有另一個虐心的秘密,讓我好好想想後再來寫一個番外的大綱吧(正文大綱,番外也大綱,真廢啊我)


    至於結局... 看是要酥胸留下還是離開,自由心證吧...


[腦洞][蘇靖]雷梗

最近雷有點多,所以我決定也丟出一個雷!於是這是一個理念衝突導致的悲傷腦洞。

不好意思我筆下的酥胸都比較自私一點......

所以覺得自己看了會不舒服什麼的就別往下拉了......


++


酥胸大渝一戰沒死成,回歸江湖,從此少過問朝政。

兩三年後雖然景琰把大梁治理得很好,但是卻也不得不用那些不上檯面的手段,酥胸知道後跑去跟他大吵說他不該這樣,應該用光明正大的方式治理朝政。

景琰回說為了達成目的我也只能那樣幹。人總是要成長,難道在你們都漸行漸遠時,我就得待在原地,毫無成長?

酥胸賭氣又跑回江湖。在他心中,蕭景琰是林殊的最後一個指標了,不能變。既然你變了那我就不看你,讓蕭景琰在我心中的最後樣貌是那樣有情有義的靖王吧。

幾年後傳來的卻是景琰被刺殺身亡的消息...

酥胸覺得自己真是懵懵噠!


++


我就是這樣不講道理呵呵呵。

...... 好吧,這個腦洞是有柔和版的大綱文,不過還在修飾中。

 

佔 tag 尋文

生子文,唯一有印象的一幕是景琰雙手撐在桌上讓酥胸給他纏布條束腰,好讓肚子不要那麼明顯,酥胸一開始還手軟不敢纏重,景琰笑過他後才狠心用力纏緊,纏完後景琰冷汗都下來了


之前束腰是景琰自己弄的,這場景是酥胸第一次幫他




這陣子看文雜亂,同人原創都混在一起,搞不清楚到底是哪篇看到這場景的了...


說不定甚至不是蘇靖,而是哪篇原創耽美也是有可能 Orz


今天整天都在想還是想不出到底是哪篇,再三思考後決定還是上來求助一下


尋到後或放棄了會刪的... TAT

[大綱文][蘇靖]八號當鋪梗的腦洞

※ 八號當鋪梗,加上一些私設
※ 時間線排出的里程碑式大綱,很短很短很短,未完不待續
※ 感覺上好像有 bug,不過請不要太在意


++ 以下大綱 ++

    十七歲的蕭景琰曾經在午夜夢迴時,聽過一陣鈴聲。
    「你最重要的那個人會在不久的將來死於非命。」
    蕭景琰的價值書上,首位的是靈魂,之後是性格,再下愛情,再下親情,再下友情...
    蕭景琰典當了愛情,換得最重要的人的完整歸來。

    十七歲的林殊在梅嶺的積雪下,昏迷時恍惚聽到一陣琴聲。
    「你想要洗刷沉冤嗎?需要助力嗎?」
    林殊的價值書上,首位靈魂,而後健康,再下性格,再下友情,再下智商...
    林殊典當了健康,換得瑯琊老閣主的現身,將他撿回瑯琊山。

    鈴聲響起,十八歲的蕭景琰再次進入當鋪,典當了自由,換得兄長遺腹子的存活。
    琴聲奏起,二十二歲的林殊再次進入當鋪,典當了性格,換得江左盟的建立與擴展茁壯。

    三十一歲的蕭景琰再聽到謀士梅長蘇的那句「我想選你,靖王殿下」時,懵懂間似乎懂了,自由是被什麼形式取走。

    三十三歲時鈴聲再次響起,蕭景琰典當了十七歲前的美好記憶,換取上等冰續草。
    

++ 然後就沒了 ++

    設定是雙方都不知道彼此有典當交易過。

    私設:

    1. 每個人進入當鋪會聽到一陣不同的聲響,例如景琰是聽到牛鈴鈴鐺聲,酥胸是聽到琴聲

    2. 只要典當掉一樣東西,相關人事物的價值就會跟著更動,譬如:景琰的愛情被典當掉,那林殊的愛情也就跟著價值降低一些(類似加成價值關係)、林殊的命是景琰換來的,所以他的靈魂和健康就稍微加上部分景琰的愛情價值

    另外還會因為命運的變動而增刪修改價值列表,所以價值表一直在變動

    這兩位一開始的價值表我設計好幾天才確定,不過還是不滿意唉...

    像不知道該不該把小哭包、智商、懵逼之類,發光體、金陵最亮小金豬、小火人之類的當成有價項目

 

    後面大概分兩個方向,一是酥胸活著,一是蘇胸死了

    酥胸活著:純HE,但這麼甜的結局不符合我的屬性

    酥胸死了:酥胸魂體狀態飄在景琰身邊,然後看著他慢慢典當掉各個可以交易的項目來換取大梁的安康,親情、壽命、健康、輪迴機會,最後終於典當靈魂,成為下一任當舖老闆,酥胸就變成助手

 

#聽說八號當鋪新老闆很帥#
#老闆的助手是阿飄#
#自從當鋪換老闆後就裝潢成粉紅色風格#
#奇怪為什麼那間當鋪助手(♂)穿西裝而老闆(♂)卻穿旗袍岔還開得超高#
#求當鋪地址#
#黑影主人心很累系列#